大发888真人|登录(欢迎您)

【小小说】缘分

发布日期:2020-07-30 信息来源:铁路分局 作者:李德全 字号:[ ] 分享

干地铁施工最难的活儿就是拆迁,尤其是群众工作,比较难推进。

思来想后我只好硬着头皮请认识不久的梁乡长帮助做群众工作。几次开会与梁乡长对坐着,中间隔着一排项目经理等领导的座位。但这位乡长大人好奇怪,准确的说总用眼睛盯着我看,目光怪怪的,啥意思?真猜不到。

“李主任,请放心”,梁乡长说话很干脆,“我们会全力支持你们拆迁工作的,区里领导有要求,经济发展离不开地铁,支持你们就是支持我们自己啊,因为这是民生工程。你们做工作的这个“钉子户”,70多岁了,早年是基干民兵,训练时受过伤,老百姓都称他为“老工伤”。这个人在村里、乡里资格老,人心眼不坏,就是犟,还是我们来做工作吧,相信我们。对,还有个事我想问问。”

“你说,你说,请讲不客气。”

“你很面熟,我们好像在哪见过,你们中电建与很多年前在我们相邻地区那个水电局是啥关系?”

“我们就是一家,以前水电局后来迁到了省城,现在水电局是中电建的子企业,对你有什么亲戚朋友在我们局里你说?”我急切地问。

突然,梁乡长电话铃声想起,对我说不好意思,区领导来电话有急事,边说边钻进车子里,向我挥挥手,车子一溜烟跑了。啥意思?我心里画了个魂。

没想到第二天早上,那位难缠的钉子户“老工伤”突然登门造访,身后面跟着一大群男男女女的老乡。项目部拆迁办小刘眼尖急忙拉一下我说:“主任咋整?闹上门了!”咋整?是祸躲不过了,兵来将挡,正好咱们要会会这个亲家!

“对不住呀,李主任!”人没到声音先进屋了,“老工伤”进屋也不坐,急切说道:“都怪我有眼无珠,给你们带来麻烦了,我就是个忘恩负义的!今天,对,咱马上就签拆迁协议。”

“什么?你说啥?”我有点蒙圈。

“你们中国电建当年救过我们全屯子人,唉,说来话长,我真是老糊涂了!”

那是二十多年前的8月间,离工程局总部60公里外的县城及周边乡下被突如其来的洪水蹂躏着,险情就是命令——工程局党委书记亲自带队组织起120人的抗洪救灾突击队,以及十多辆解放141大卡车的防汛救灾物资赶赴灾区。在群众临时安置营地上,几百人的灾民男女老幼惊魂未定,均脱掉了脏兮兮、湿漉漉的衣服,换上了左胸前秀着“中国水电”字样的蓝色工装,吃上了热气腾腾的鸡蛋面条。

人太多了,我们带的挂面和鸡蛋太少了。局党委郝书记暗自传下话来,让灾民先吃,并大声喊道:“老乡们、同志们,我们带了很多挂面和鸡蛋,大家慢慢地、使劲地吃吧”。并安排人急三火回局里去拉食物。大锅里的挂面与鸡蛋热气腾腾飘来阵阵香味。饿吗?简直饿死了,但抢险队员们只能面带笑容咽着口水还得劝灾民们说慢慢吃,别烫着。大锅的火在煮面后没有熄灭,又点起了几堆火,灾民们在烤着湿透的衣服。

还是身为“老水电”的我父亲有经验,我抢险临出发前,他硬往我背包里塞了一斤槽子糕,并说“你要知道点好歹,带上这些不吃亏,你去抢险呀,啥玩应的事情都能碰的到”,这时的饥饿使我对老爸的高瞻远瞩肃然起敬。但一斤槽子糕能有几块?咋分?给谁呀?唉,我找到一个较暗的角落准备狼吞虎咽。但槽子糕刚刚放到嘴里就觉得有一道目光在注视我,我赶紧回头望去,一个十五六岁半大小子就站在我的背后,眼睛直勾勾的对我说,叔叔求你一件事行吗?尴尬,行呀。“我们村支书要求每个人领一碗面条,我妹妹小不小心将面条撒在烂泥里了,她和我都饿呀!”这时候我才发现他的身后还怯生生站着一个七八岁的女孩,一手拉着哥哥的衣角,另一只手抹着花猫般脸上的泪水。

“拿去,全都拿去!”我二话没说。

“叔叔我们不是要这个,你们领导不是说还有面条和鸡蛋吗?我们可以等你们吃时再给点就行。”

单纯的孩子哪里知道这宝葫芦里的秘密,“拿去吧,孩子,你看你都管我叫叔了,我的侄子和侄女跟你们一样大,听话,叔才会稀罕你们!”男孩子接过槽子糕,拉住妹妹的手向我边说边鞠躬。一瞬间,我全然无了饥饿的感觉,这才发现天上乌云散后的星星真好看。

拆迁协议的签字仪式,梁乡长说好要来的,但太忙了,乡长办主任解释说,不过梁乡长让我给您带来一包东西。我忙回答说,梁乡长帮了我们大忙还这么客气,谢谢。乡长办主任当着大家的面将纸包打开并递给我,这里面装着什么?是大约一斤左右的还温热的刚刚出炉的槽子糕。
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
Baidu
sogou